聚万商业理财

您好,欢迎访问聚万商业理财频道网站,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什么是个人外汇可终止理财产品?利息所得是否纳税?

2020-04-20 22:43分类:纳税 阅读:

  1、个人外汇可终止理财产品的期限指什么?   可终止理财产品期限是指在银行不行使提前终止权的情况下,该期产品的最长期限。如工行即将在3月1日推出的A0505期美元可终止理财产品,若银行在2005年6月17日没有行使提前终止权,那么该期产品将于6个月到期时结束,届时银行将向投资者返还本金和收益。   2、银行是否任何时候均可终止该理财产品?如果产品被提前终止投资者是否无法获得收益?   不是这样的,银行只能按照协议约定的时间行使权利,以工行上述产品为例,银行在2005年6月17日以外的任何时间均不可提前终止该期理财产品。如果产品确实在该日被银行终止,则只是理财期缩短,投资者仍可获得按年综合收益率和实际理财时间计算的综合收益 可终止理财产品期限是指在银行不行使提前终止权的情况下,该期产品的最长期限。如工行即将在3月1日推出的A0505期美元可终止理财产品,若银行在2005年6月17日没有行使提前终止权,那么该期产品将于6个月到期时结束,届时银行将向投资者返还本金和收益。 个人外汇结构性存款是客户在愿意承担一定风险的情况下,根据外汇指定银行的报价进行含有利率互换或利率期权结构交易的个人外汇理财产品。在含有利率期权结构的情况下,银行可以在双方约定的日期根据市场利率水平及走势选择是否提前终止该笔交易。该产品能使交易申请人取得比一般外汇存款利息更高的收益。 利息所得是要纳税的。 可终止理财产品期限是指在银行不行使提前终止权的情况下,该期产品的最长期限。如工行即将在3月1日推出的A0505期美元可终止理财产品,若银行在2005年6月17日没有行使提前终止权,那么该期产品将于6个月到期时结束,届时银行将向投资者返还本金和收益。最近想用人民币跟朋友换点坡元和日元,朋友以前都是在银行换,我跟朋友换出多少价合适,换句话说我的价格比银行高多少合适,这样我们双方都满意,对今天的坡元和日元 你们能指出个大概价格吗? 谢了先? 用银行报的中间价比较合理,这样你们两个人都不亏。 8.28 可以的话,最好直接换美圆... 确实如此,民间一般根据银行的中间价进行交易。 连交行都赌不过,又怎能和花旗玩呢?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北京市民尹刚身上。去年10月,尹刚在花旗银行北京分行购买了“优利账户”,8个月里让尹刚的10万美元损失掉了100美元。 本来以为稳赚不赔的外汇理财也会亏本,与尹刚一样钟情外汇理财的投资者倍感困惑:是外汇理财风险太大,还是落进了一个“技术性”陷阱? 亏本原因 在人民币利率、汇率改革之后,各大银行纷纷推出各自的外汇理财产品,这其中也包括一些在华的外资银行。
与人民币理财稳赚不赔所不同的是,外资银行的外汇理财虽然承诺是盈利产品,但是考虑到不同货币之间的汇率波动之后,最后赔钱倒是常事。花旗的“优利账户”和交行的“得利宝”都可能如此。 “虽说承诺是盈利产品,但我还是赔了。”尹刚对外抱怨说。 “头几期确有回报,但后来他见势不妙,连续亏损,便坚持于今年5月撤出,其结果是亏了100多美元。
”接近尹刚的人士表示,尹刚在投资“优利”账户时与花旗做过一个风险承受能力的测试答卷,并签有“如有亏损,自己承担风险,不找银行麻烦”的保证书。 “我们都觉得这位客户有些奇怪,他前几期分明是挣钱的。”9月6日,花旗银行北京分行一位业务主任A女士表示,尹刚亏本的原因在于,未听理财顾问的劝告,急于在手持货币点位最低之时兑换成其他货币。
据A女士介绍,优利的具体运作程序是,最低交易金额25000美元;首先选择“基本货币”,即初始存款货币,如美元,然后同时选择“备选货币”,即另一种到期有机会获益的货币,如澳元等,那样便有机会额外享受高达8%的年回报率。如果银行与客户预先协定一个澳元对美元的挂钩汇率,假设为0。
6445,期限1个月,于是,除了美元定期存款年利率0。25%外,还将额外享受按年率计算为8%的期权收益率。不过,期权收益率会受所选择的基本货币、备选货币、挂钩汇率、期限等因素影响而上下浮动。 她解释说,做“优利”就像在做一笔外汇定期存款的同时,向银行卖出一个外汇货币期权,等于将权力卖给银行,银行为之支付一定的期权费,同时为客户选择另一种货币挂钩;如果设定的期限是1个月,那么1个月以后,银行就有权将客户的货币以本金形式还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货币去支付。
届时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将收益与本金以美元形式支付,另一种是把本金加收益,按协商好的挂钩汇率以欧元形式支付;倘若以欧元形式支付,可能出现的外汇行情是欧元上涨或下跌,如果欧元一路下跌,但客户又急需美元,客户便以当时的汇市牌价把欧元换成美元,账面便会出现亏损;而那位姓尹的客户就是这种情况。
“我们一直建议他继续持有,因为前段时间——今年5月份,尹先生想把加元换掉,而那时的加元走势在1。23—1。24位置,正是行情最差之时,如果他能等到现在兑换,位置在1。18,非但不会赔,反而会挣不少。”A女士称。 赢利逻辑 目前,汇率的风险正在加大,那么“优利”的盈利逻辑又在哪里? 花旗银行北京分行另一位人士的看法是,该客户的风险承受能力较小。
优利要求的技术含量比较高,激进的客户甚至可能挂零点(如果以约定时间的欧元/美元汇率为基准汇率,以基准汇率上下加减500点构成挂钩区间),而保守的客户多半会挂300点。是否赔钱,还取决于执行与否,执行时变成欧元并不可怕,但如果非得换回美元,肯定就会赔钱;反之,若将货币停在账面上反挂,等点位回涨再买回美元,又会赢利。
总之,优利得结合实盘操作,如何挂点位——即预先确定两种货币之间的挂购汇率,其技巧性极强。 该人士表示,如果客户特别了解外汇市场,甚至还具备一定的操作技巧,还可以加入到实际操作当中,与理财顾问并肩作战。 A女士补充说,做之前,银行会提醒客户有外汇汇率风险,而且还有一个风险测试,测试后适合才做“优利”。
赢利与否取决于做多久,如果以一两个月来算,赔的几率会多一些;现在我们会问客户具体做多久,若只做一两个月,便建议不要做;虽说“优利”是短期理财产品,客户如果能做一两年的话,完全可以看到账面上的赢利。 而优利并没有固定收益。根本区别在于客户的风险承受能力,如果承受能力高,其收益会较大,具体多少则根据市场行情,每天都不一样,有时上、下午都有区别。
而收益的差别在于此产品可挂钩上下浮动500个点的区间。 她说,像我们会设定防线——防止被换成其他货中的界线;客户比较激进的,愿意挂50点水平左右的货币,很容易就换成其他货币,那么其收益就特别高,50个点的收益可能是10%,而另一客户挂200点的,可能收益只有6%,还有挂500点的保守客户;一般而言上下波动500个点的货币不是很多,换成其他货币的可能性就很小,也许收益就只有2%而已——风险与收益成正比。
“对赌”的风险 “其实,目前市场上不少外汇理财产品都将客户收益率与市场状况挂钩,如与利率、LIBOR(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汇率等挂钩。”美联融通投资顾问公司副总经理顾灿奇说。 他认为,“优利”属于结构性外汇产品,与交通银行之前推出的外汇理财产品“得利宝”颇为相似:优利是客户与银行对赌挂钩汇率波幅,得利宝是银行与客户对赌LIBOR走势,大家都认为很公平。
银行有充分研究能力认为LIBOR会涨上去。其操作为,五年利息银行一次支付给客户,当然有很多支付细节,但总体上支付5%,双方对赌——如果在未来5年当中,LIBOR低于4%的话,第二年开始,银行另外再支付3%,如果高于4%,银行就不支付,但现在的情况是,LIBOR已到了5%左右;但是如果按正常情况,客户5年可拿到20%左右的利息,可现在客户只拿到5%,而且美元还被锁定。
最终结果是,“得利宝”套牢了许多人。 事实上,银行在LIBOR上涨过程中已得到很大利益,分一部分给客户也无损皮毛,但因为客户与银行不是利益共同体,银行袖手旁观,投资者有苦难言。 “而从另一角度看,投资者连交行都赌不过,又怎么会赌得过花旗呢?”顾直言,“应该说我国的外币资产理财渠道还是比较窄;眼光所及,美元或其他外币似乎没有其他方法能够达到3%以上的回报。
而银行推出这种理财方式,有些人就想既然利息那么少,冒冒风险也无妨。” 但这种冒险背后的“陷阱”却非一般投资者能看清。在中国银行总行衍生产品交易员郭兴义博士看来,外汇理财产品的结构风险是投资者最难辨别的。诸如,银行预先设定一个价格波动区间,当实际价格落在这个区间内投资者可获得收益,而普通投资者在不熟悉外汇市场走势的情况下购买则很可能会吃亏。
包括像欧元一样的强势货币,到期后却以其他货币归还本金,届时投资者更需预先了解各种货币走势,否则强势外币投资期满后被变成其他弱势货币,易造成投资收益缩水。尤其是汇率风险,投资者难以驾驭。 此外,外汇买卖风险很大,投资者必须面对备选货币波动的风险,而最初存入的本金可能会因备选货币的贬值而蒙受重大损失。
“类似这种与期权挂钩的理财产品,投资者大多赔得一塌糊涂;不过,这并非花旗银行的做法,而是香港人的做法,因很多国内分行按照香港模式建立,只是推销产品。”另一位资深市场人士说。 该市场人士表示,最大风险在于,相当于期权的产品,投资者买的只是权力,但交割的时候得拿出真实的资金,损失就出来。
而银行承诺6%或9%的赢利,多半投资无法符合条件。比如,银行选择某种挂钩外币,而汇率是浮动汇率,然后设一个观察窗口或点位区间,在此范围内,银行兑现,如果不是,连利息也不会给。 在他看来,我国的外汇理财产品呈单一性、同质化;很多银行推出的都是类似产品。
像其手中的单子,很多都是3个月、5个月理财产品,只保本金,其他都不保。 瑞士银行北京分行有关人士指出,瑞士银行推出的理财产品也多为这种结构性存款,即将固定收益与外汇期权交易相结合。但肯定的是,就像做期权存在的风险一样,外汇理财风险是难以避免的。
但产品本身没有问题,关键在于什么产品适合什么投资者,由其操作什么产品合适而已,如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包括投资回报要求、对产品的认识程度、自身财务状况等需要综合考虑。 表面上看起来,做外汇理财产品是在与银行对赌,其实不然,银行只是为客户提供了一个平台。
毕竟现在还只是理财市场初级阶段,难免产品同质化。至于操作层面的技术问题,还在于客户对外汇市场的认知程度,看对了,也就挣了,跟错了,那就得承担风险,因为银行有约在先,而你又与银行签下协议。 往往是客户赔钱的同时,银行却在盈利。究其原因,对结构性外汇理财产品而言,客户与银行并不是利益共同体,双方在对赌某种汇率的走势。
因此现实情况很可能是投资者赔得有苦难言,银行却袖手旁观,外汇理财赔钱风险的核心正在于此。 背景 自2003年7月,花旗银行在国内首推“优利账户”以来。2004年2月4日,银监会颁布了《金融机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各家银行必须重新获得银监会的批准才能从事衍生产品业务,而结构性外汇理财就是各家银行的衍生品业务的主要内容。
目前,各家银行的结构性外汇理财产品主要分为与货币挂钩和与汇率挂钩两类,各家银行通常都会告诉客户结构性外汇理财的三大投资优势:本金保证、更高投资回报、多种货币选择,而很少会提醒客户其中的风险。 。 连交行都赌不过,又怎能和花旗玩呢?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北京市民尹刚身上。去年10月,尹刚在花旗银行北京分行购买了“优利账户”,8个月里让尹刚的10万美元损失掉了100美元。 本来以为稳赚不赔的外汇理财也会亏本,与尹刚一样钟情外汇理财的投资者倍感困惑:是外汇理财风险太大,还是落进了一个“技术性”陷阱? 亏本原因 在人民币利率、汇率改革之后,各大银行纷纷推出各自的外汇理财产品,这其中也包括一些在华的外资银行。
与人民币理财稳赚不赔所不同的是,外资银行的外汇理财虽然承诺是盈利产品,但是考虑到不同货币之间的汇率波动之后,最后赔钱倒是常事。花旗的“优利账户”和交行的“得利宝”都可能如此。 “虽说承诺是盈利产品,但我还是赔了。”尹刚对外抱怨说。 “头几期确有回报,但后来他见势不妙,连续亏损,便坚持于今年5月撤出,其结果是亏了100多美元。
”接近尹刚的人士表示,尹刚在投资“优利”账户时与花旗做过一个风险承受能力的测试答卷,并签有“如有亏损,自己承担风险,不找银行麻烦”的保证书。 “我们都觉得这位客户有些奇怪,他前几期分明是挣钱的。”9月6日,花旗银行北京分行一位业务主任A女士表示,尹刚亏本的原因在于,未听理财顾问的劝告,急于在手持货币点位最低之时兑换成其他货币。
据A女士介绍,优利的具体运作程序是,最低交易金额25000美元;首先选择“基本货币”,即初始存款货币,如美元,然后同时选择“备选货币”,即另一种到期有机会获益的货币,如澳元等,那样便有机会额外享受高达8%的年回报率。如果银行与客户预先协定一个澳元对美元的挂钩汇率,假设为0。
6445,期限1个月,于是,除了美元定期存款年利率0。25%外,还将额外享受按年率计算为8%的期权收益率。不过,期权收益率会受所选择的基本货币、备选货币、挂钩汇率、期限等因素影响而上下浮动。 她解释说,做“优利”就像在做一笔外汇定期存款的同时,向银行卖出一个外汇货币期权,等于将权力卖给银行,银行为之支付一定的期权费,同时为客户选择另一种货币挂钩;如果设定的期限是1个月,那么1个月以后,银行就有权将客户的货币以本金形式还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货币去支付。
届时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将收益与本金以美元形式支付,另一种是把本金加收益,按协商好的挂钩汇率以欧元形式支付;倘若以欧元形式支付,可能出现的外汇行情是欧元上涨或下跌,如果欧元一路下跌,但客户又急需美元,客户便以当时的汇市牌价把欧元换成美元,账面便会出现亏损;而那位姓尹的客户就是这种情况。
“我们一直建议他继续持有,因为前段时间——今年5月份,尹先生想把加元换掉,而那时的加元走势在1。23—1。24位置,正是行情最差之时,如果他能等到现在兑换,位置在1。18,非但不会赔,反而会挣不少。”A女士称。 赢利逻辑 目前,汇率的风险正在加大,那么“优利”的盈利逻辑又在哪里? 花旗银行北京分行另一位人士的看法是,该客户的风险承受能力较小。
优利要求的技术含量比较高,激进的客户甚至可能挂零点(如果以约定时间的欧元/美元汇率为基准汇率,以基准汇率上下加减500点构成挂钩区间),而保守的客户多半会挂300点。是否赔钱,还取决于执行与否,执行时变成欧元并不可怕,但如果非得换回美元,肯定就会赔钱;反之,若将货币停在账面上反挂,等点位回涨再买回美元,又会赢利。
总之,优利得结合实盘操作,如何挂点位——即预先确定两种货币之间的挂购汇率,其技巧性极强。 该人士表示,如果客户特别了解外汇市场,甚至还具备一定的操作技巧,还可以加入到实际操作当中,与理财顾问并肩作战。 A女士补充说,做之前,银行会提醒客户有外汇汇率风险,而且还有一个风险测试,测试后适合才做“优利”。
赢利与否取决于做多久,如果以一两个月来算,赔的几率会多一些;现在我们会问客户具体做多久,若只做一两个月,便建议不要做;虽说“优利”是短期理财产品,客户如果能做一两年的话,完全可以看到账面上的赢利。 而优利并没有固定收益。根本区别在于客户的风险承受能力,如果承受能力高,其收益会较大,具体多少则根据市场行情,每天都不一样,有时上、下午都有区别。
而收益的差别在于此产品可挂钩上下浮动500个点的区间。 她说,像我们会设定防线——防止被换成其他货中的界线;客户比较激进的,愿意挂50点水平左右的货币,很容易就换成其他货币,那么其收益就特别高,50个点的收益可能是10%,而另一客户挂200点的,可能收益只有6%,还有挂500点的保守客户;一般而言上下波动500个点的货币不是很多,换成其他货币的可能性就很小,也许收益就只有2%而已——风险与收益成正比。
“对赌”的风险 “其实,目前市场上不少外汇理财产品都将客户收益率与市场状况挂钩,如与利率、LIBOR(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汇率等挂钩。”美联融通投资顾问公司副总经理顾灿奇说。 他认为,“优利”属于结构性外汇产品,与交通银行之前推出的外汇理财产品“得利宝”颇为相似:优利是客户与银行对赌挂钩汇率波幅,得利宝是银行与客户对赌LIBOR走势,大家都认为很公平。
银行有充分研究能力认为LIBOR会涨上去。其操作为,五年利息银行一次支付给客户,当然有很多支付细节,但总体上支付5%,双方对赌——如果在未来5年当中,LIBOR低于4%的话,第二年开始,银行另外再支付3%,如果高于4%,银行就不支付,但现在的情况是,LIBOR已到了5%左右;但是如果按正常情况,客户5年可拿到20%左右的利息,可现在客户只拿到5%,而且美元还被锁定。
最终结果是,“得利宝”套牢了许多人。 事实上,银行在LIBOR上涨过程中已得到很大利益,分一部分给客户也无损皮毛,但因为客户与银行不是利益共同体,银行袖手旁观,投资者有苦难言。 “而从另一角度看,投资者连交行都赌不过,又怎么会赌得过花旗呢?”顾直言,“应该说我国的外币资产理财渠道还是比较窄;眼光所及,美元或其他外币似乎没有其他方法能够达到3%以上的回报。
而银行推出这种理财方式,有些人就想既然利息那么少,冒冒风险也无妨。” 但这种冒险背后的“陷阱”却非一般投资者能看清。在中国银行总行衍生产品交易员郭兴义博士看来,外汇理财产品的结构风险是投资者最难辨别的。诸如,银行预先设定一个价格波动区间,当实际价格落在这个区间内投资者可获得收益,而普通投资者在不熟悉外汇市场走势的情况下购买则很可能会吃亏。
包括像欧元一样的强势货币,到期后却以其他货币归还本金,届时投资者更需预先了解各种货币走势,否则强势外币投资期满后被变成其他弱势货币,易造成投资收益缩水。尤其是汇率风险,投资者难以驾驭。 此外,外汇买卖风险很大,投资者必须面对备选货币波动的风险,而最初存入的本金可能会因备选货币的贬值而蒙受重大损失。
“类似这种与期权挂钩的理财产品,投资者大多赔得一塌糊涂;不过,这并非花旗银行的做法,而是香港人的做法,因很多国内分行按照香港模式建立,只是推销产品。”另一位资深市场人士说。 该市场人士表示,最大风险在于,相当于期权的产品,投资者买的只是权力,但交割的时候得拿出真实的资金,损失就出来。
而银行承诺6%或9%的赢利,多半投资无法符合条件。比如,银行选择某种挂钩外币,而汇率是浮动汇率,然后设一个观察窗口或点位区间,在此范围内,银行兑现,如果不是,连利息也不会给。 在他看来,我国的外汇理财产品呈单一性、同质化;很多银行推出的都是类似产品。
像其手中的单子,很多都是3个月、5个月理财产品,只保本金,其他都不保。 瑞士银行北京分行有关人士指出,瑞士银行推出的理财产品也多为这种结构性存款,即将固定收益与外汇期权交易相结合。但肯定的是,就像做期权存在的风险一样,外汇理财风险是难以避免的。
但产品本身没有问题,关键在于什么产品适合什么投资者,由其操作什么产品合适而已,如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包括投资回报要求、对产品的认识程度、自身财务状况等需要综合考虑。 表面上看起来,做外汇理财产品是在与银行对赌,其实不然,银行只是为客户提供了一个平台。
毕竟现在还只是理财市场初级阶段,难免产品同质化。至于操作层面的技术问题,还在于客户对外汇市场的认知程度,看对了,也就挣了,跟错了,那就得承担风险,因为银行有约在先,而你又与银行签下协议。 往往是客户赔钱的同时,银行却在盈利。究其原因,对结构性外汇理财产品而言,客户与银行并不是利益共同体,双方在对赌某种汇率的走势。
因此现实情况很可能是投资者赔得有苦难言,银行却袖手旁观,外汇理财赔钱风险的核心正在于此。 背景 自2003年7月,花旗银行在国内首推“优利账户”以来。2004年2月4日,银监会颁布了《金融机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各家银行必须重新获得银监会的批准才能从事衍生产品业务,而结构性外汇理财就是各家银行的衍生品业务的主要内容。
目前,各家银行的结构性外汇理财产品主要分为与货币挂钩和与汇率挂钩两类,各家银行通常都会告诉客户结构性外汇理财的三大投资优势:本金保证、更高投资回报、多种货币选择,而很少会提醒客户其中的风险。 。 连交行都赌不过,又怎能和花旗玩呢?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北京市民尹刚身上。去年10月,尹刚在花旗银行北京分行购买了“优利账户”,8个月里让尹刚的10万美元损失掉了100美元。 本来以为稳赚不赔的外汇理财也会亏本,与尹刚一样钟情外汇理财的投资者倍感困惑:是外汇理财风险太大,还是落进了一个“技术性”陷阱? 亏本原因 在人民币利率、汇率改革之后,各大银行纷纷推出各自的外汇理财产品,这其中也包括一些在华的外资银行。
与人民币理财稳赚不赔所不同的是,外资银行的外汇理财虽然承诺是盈利产品,但是考虑到不同货币之间的汇率波动之后,最后赔钱倒是常事。花旗的“优利账户”和交行的“得利宝”都可能如此。 “虽说承诺是盈利产品,但我还是赔了。”尹刚对外抱怨说。 “头几期确有回报,但后来他见势不妙,连续亏损,便坚持于今年5月撤出,其结果是亏了100多美元。
”接近尹刚的人士表示,尹刚在投资“优利”账户时与花旗做过一个风险承受能力的测试答卷,并签有“如有亏损,自己承担风险,不找银行麻烦”的保证书。 “我们都觉得这位客户有些奇怪,他前几期分明是挣钱的。”9月6日,花旗银行北京分行一位业务主任A女士表示,尹刚亏本的原因在于,未听理财顾问的劝告,急于在手持货币点位最低之时兑换成其他货币。
据A女士介绍,优利的具体运作程序是,最低交易金额25000美元;首先选择“基本货币”,即初始存款货币,如美元,然后同时选择“备选货币”,即另一种到期有机会获益的货币,如澳元等,那样便有机会额外享受高达8%的年回报率。如果银行与客户预先协定一个澳元对美元的挂钩汇率,假设为0。
6445,期限1个月,于是,除了美元定期存款年利率0。25%外,还将额外享受按年率计算为8%的期权收益率。不过,期权收益率会受所选择的基本货币、备选货币、挂钩汇率、期限等因素影响而上下浮动。 她解释说,做“优利”就像在做一笔外汇定期存款的同时,向银行卖出一个外汇货币期权,等于将权力卖给银行,银行为之支付一定的期权费,同时为客户选择另一种货币挂钩;如果设定的期限是1个月,那么1个月以后,银行就有权将客户的货币以本金形式还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货币去支付。
届时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将收益与本金以美元形式支付,另一种是把本金加收益,按协商好的挂钩汇率以欧元形式支付;倘若以欧元形式支付,可能出现的外汇行情是欧元上涨或下跌,如果欧元一路下跌,但客户又急需美元,客户便以当时的汇市牌价把欧元换成美元,账面便会出现亏损;而那位姓尹的客户就是这种情况。
“我们一直建议他继续持有,因为前段时间——今年5月份,尹先生想把加元换掉,而那时的加元走势在1。23—1。24位置,正是行情最差之时,如果他能等到现在兑换,位置在1。18,非但不会赔,反而会挣不少。”A女士称。 赢利逻辑 目前,汇率的风险正在加大,那么“优利”的盈利逻辑又在哪里? 花旗银行北京分行另一位人士的看法是,该客户的风险承受能力较小。
优利要求的技术含量比较高,激进的客户甚至可能挂零点(如果以约定时间的欧元/美元汇率为基准汇率,以基准汇率上下加减500点构成挂钩区间),而保守的客户多半会挂300点。是否赔钱,还取决于执行与否,执行时变成欧元并不可怕,但如果非得换回美元,肯定就会赔钱;反之,若将货币停在账面上反挂,等点位回涨再买回美元,又会赢利。
总之,优利得结合实盘操作,如何挂点位——即预先确定两种货币之间的挂购汇率,其技巧性极强。 该人士表示,如果客户特别了解外汇市场,甚至还具备一定的操作技巧,还可以加入到实际操作当中,与理财顾问并肩作战。 A女士补充说,做之前,银行会提醒客户有外汇汇率风险,而且还有一个风险测试,测试后适合才做“优利”。
赢利与否取决于做多久,如果以一两个月来算,赔的几率会多一些;现在我们会问客户具体做多久,若只做一两个月,便建议不要做;虽说“优利”是短期理财产品,客户如果能做一两年的话,完全可以看到账面上的赢利。 而优利并没有固定收益。根本区别在于客户的风险承受能力,如果承受能力高,其收益会较大,具体多少则根据市场行情,每天都不一样,有时上、下午都有区别。
而收益的差别在于此产品可挂钩上下浮动500个点的区间。 她说,像我们会设定防线——防止被换成其他货中的界线;客户比较激进的,愿意挂50点水平左右的货币,很容易就换成其他货币,那么其收益就特别高,50个点的收益可能是10%,而另一客户挂200点的,可能收益只有6%,还有挂500点的保守客户;一般而言上下波动500个点的货币不是很多,换成其他货币的可能性就很小,也许收益就只有2%而已——风险与收益成正比。
“对赌”的风险 “其实,目前市场上不少外汇理财产品都将客户收益率与市场状况挂钩,如与利率、LIBOR(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汇率等挂钩。”美联融通投资顾问公司副总经理顾灿奇说。 他认为,“优利”属于结构性外汇产品,与交通银行之前推出的外汇理财产品“得利宝”颇为相似:优利是客户与银行对赌挂钩汇率波幅,得利宝是银行与客户对赌LIBOR走势,大家都认为很公平。
银行有充分研究能力认为LIBOR会涨上去。其操作为,五年利息银行一次支付给客户,当然有很多支付细节,但总体上支付5%,双方对赌——如果在未来5年当中,LIBOR低于4%的话,第二年开始,银行另外再支付3%,如果高于4%,银行就不支付,但现在的情况是,LIBOR已到了5%左右;但是如果按正常情况,客户5年可拿到20%左右的利息,可现在客户只拿到5%,而且美元还被锁定。
最终结果是,“得利宝”套牢了许多人。 事实上,银行在LIBOR上涨过程中已得到很大利益,分一部分给客户也无损皮毛,但因为客户与银行不是利益共同体,银行袖手旁观,投资者有苦难言。 “而从另一角度看,投资者连交行都赌不过,又怎么会赌得过花旗呢?”顾直言,“应该说我国的外币资产理财渠道还是比较窄;眼光所及,美元或其他外币似乎没有其他方法能够达到3%以上的回报。
而银行推出这种理财方式,有些人就想既然利息那么少,冒冒风险也无妨。” 但这种冒险背后的“陷阱”却非一般投资者能看清。在中国银行总行衍生产品交易员郭兴义博士看来,外汇理财产品的结构风险是投资者最难辨别的。诸如,银行预先设定一个价格波动区间,当实际价格落在这个区间内投资者可获得收益,而普通投资者在不熟悉外汇市场走势的情况下购买则很可能会吃亏。
包括像欧元一样的强势货币,到期后却以其他货币归还本金,届时投资者更需预先了解各种货币走势,否则强势外币投资期满后被变成其他弱势货币,易造成投资收益缩水。尤其是汇率风险,投资者难以驾驭。 此外,外汇买卖风险很大,投资者必须面对备选货币波动的风险,而最初存入的本金可能会因备选货币的贬值而蒙受重大损失。
“类似这种与期权挂钩的理财产品,投资者大多赔得一塌糊涂;不过,这并非花旗银行的做法,而是香港人的做法,因很多国内分行按照香港模式建立,只是推销产品。”另一位资深市场人士说。 该市场人士表示,最大风险在于,相当于期权的产品,投资者买的只是权力,但交割的时候得拿出真实的资金,损失就出来。
而银行承诺6%或9%的赢利,多半投资无法符合条件。比如,银行选择某种挂钩外币,而汇率是浮动汇率,然后设一个观察窗口或点位区间,在此范围内,银行兑现,如果不是,连利息也不会给。 在他看来,我国的外汇理财产品呈单一性、同质化;很多银行推出的都是类似产品。
像其手中的单子,很多都是3个月、5个月理财产品,只保本金,其他都不保。 瑞士银行北京分行有关人士指出,瑞士银行推出的理财产品也多为这种结构性存款,即将固定收益与外汇期权交易相结合。但肯定的是,就像做期权存在的风险一样,外汇理财风险是难以避免的。
但产品本身没有问题,关键在于什么产品适合什么投资者,由其操作什么产品合适而已,如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包括投资回报要求、对产品的认识程度、自身财务状况等需要综合考虑。 表面上看起来,做外汇理财产品是在与银行对赌,其实不然,银行只是为客户提供了一个平台。
毕竟现在还只是理财市场初级阶段,难免产品同质化。至于操作层面的技术问题,还在于客户对外汇市场的认知程度,看对了,也就挣了,跟错了,那就得承担风险,因为银行有约在先,而你又与银行签下协议。 往往是客户赔钱的同时,银行却在盈利。究其原因,对结构性外汇理财产品而言,客户与银行并不是利益共同体,双方在对赌某种汇率的走势。
因此现实情况很可能是投资者赔得有苦难言,银行却袖手旁观,外汇理财赔钱风险的核心正在于此。 背景 自2003年7月,花旗银行在国内首推“优利账户”以来。2004年2月4日,银监会颁布了《金融机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各家银行必须重新获得银监会的批准才能从事衍生产品业务,而结构性外汇理财就是各家银行的衍生品业务的主要内容。
目前,各家银行的结构性外汇理财产品主要分为与货币挂钩和与汇率挂钩两类,各家银行通常都会告诉客户结构性外汇理财的三大投资优势:本金保证、更高投资回报、多种货币选择,而很少会提醒客户其中的风险。 。 连交行都赌不过,又怎能和花旗玩呢?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北京市民尹刚身上。去年10月,尹刚在花旗银行北京分行购买了“优利账户”,8个月里让尹刚的10万美元损失掉了100美元。 本来以为稳赚不赔的外汇理财也会亏本,与尹刚一样钟情外汇理财的投资者倍感困惑:是外汇理财风险太大,还是落进了一个“技术性”陷阱? 亏本原因 在人民币利率、汇率改革之后,各大银行纷纷推出各自的外汇理财产品,这其中也包括一些在华的外资银行。
与人民币理财稳赚不赔所不同的是,外资银行的外汇理财虽然承诺是盈利产品,但是考虑到不同货币之间的汇率波动之后,最后赔钱倒是常事。花旗的“优利账户”和交行的“得利宝”都可能如此。 “虽说承诺是盈利产品,但我还是赔了。”尹刚对外抱怨说。 “头几期确有回报,但后来他见势不妙,连续亏损,便坚持于今年5月撤出,其结果是亏了100多美元。
”接近尹刚的人士表示,尹刚在投资“优利”账户时与花旗做过一个风险承受能力的测试答卷,并签有“如有亏损,自己承担风险,不找银行麻烦”的保证书。 “我们都觉得这位客户有些奇怪,他前几期分明是挣钱的。”9月6日,花旗银行北京分行一位业务主任A女士表示,尹刚亏本的原因在于,未听理财顾问的劝告,急于在手持货币点位最低之时兑换成其他货币。
据A女士介绍,优利的具体运作程序是,最低交易金额25000美元;首先选择“基本货币”,即初始存款货币,如美元,然后同时选择“备选货币”,即另一种到期有机会获益的货币,如澳元等,那样便有机会额外享受高达8%的年回报率。如果银行与客户预先协定一个澳元对美元的挂钩汇率,假设为0。
6445,期限1个月,于是,除了美元定期存款年利率0。25%外,还将额外享受按年率计算为8%的期权收益率。不过,期权收益率会受所选择的基本货币、备选货币、挂钩汇率、期限等因素影响而上下浮动。 她解释说,做“优利”就像在做一笔外汇定期存款的同时,向银行卖出一个外汇货币期权,等于将权力卖给银行,银行为之支付一定的期权费,同时为客户选择另一种货币挂钩;如果设定的期限是1个月,那么1个月以后,银行就有权将客户的货币以本金形式还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货币去支付。
届时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将收益与本金以美元形式支付,另一种是把本金加收益,按协商好的挂钩汇率以欧元形式支付;倘若以欧元形式支付,可能出现的外汇行情是欧元上涨或下跌,如果欧元一路下跌,但客户又急需美元,客户便以当时的汇市牌价把欧元换成美元,账面便会出现亏损;而那位姓尹的客户就是这种情况。
“我们一直建议他继续持有,因为前段时间——今年5月份,尹先生想把加元换掉,而那时的加元走势在1。23—1。24位置,正是行情最差之时,如果他能等到现在兑换,位置在1。18,非但不会赔,反而会挣不少。”A女士称。 赢利逻辑 目前,汇率的风险正在加大,那么“优利”的盈利逻辑又在哪里? 花旗银行北京分行另一位人士的看法是,该客户的风险承受能力较小。
优利要求的技术含量比较高,激进的客户甚至可能挂零点(如果以约定时间的欧元/美元汇率为基准汇率,以基准汇率上下加减500点构成挂钩区间),而保守的客户多半会挂300点。是否赔钱,还取决于执行与否,执行时变成欧元并不可怕,但如果非得换回美元,肯定就会赔钱;反之,若将货币停在账面上反挂,等点位回涨再买回美元,又会赢利。
总之,优利得结合实盘操作,如何挂点位——即预先确定两种货币之间的挂购汇率,其技巧性极强。 该人士表示,如果客户特别了解外汇市场,甚至还具备一定的操作技巧,还可以加入到实际操作当中,与理财顾问并肩作战。 A女士补充说,做之前,银行会提醒客户有外汇汇率风险,而且还有一个风险测试,测试后适合才做“优利”。
赢利与否取决于做多久,如果以一两个月来算,赔的几率会多一些;现在我们会问客户具体做多久,若只做一两个月,便建议不要做;虽说“优利”是短期理财产品,客户如果能做一两年的话,完全可以看到账面上的赢利。 而优利并没有固定收益。根本区别在于客户的风险承受能力,如果承受能力高,其收益会较大,具体多少则根据市场行情,每天都不一样,有时上、下午都有区别。
而收益的差别在于此产品可挂钩上下浮动500个点的区间。 她说,像我们会设定防线——防止被换成其他货中的界线;客户比较激进的,愿意挂50点水平左右的货币,很容易就换成其他货币,那么其收益就特别高,50个点的收益可能是10%,而另一客户挂200点的,可能收益只有6%,还有挂500点的保守客户;一般而言上下波动500个点的货币不是很多,换成其他货币的可能性就很小,也许收益就只有2%而已——风险与收益成正比。
“对赌”的风险 “其实,目前市场上不少外汇理财产品都将客户收益率与市场状况挂钩,如与利率、LIBOR(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汇率等挂钩。”美联融通投资顾问公司副总经理顾灿奇说。 他认为,“优利”属于结构性外汇产品,与交通银行之前推出的外汇理财产品“得利宝”颇为相似:优利是客户与银行对赌挂钩汇率波幅,得利宝是银行与客户对赌LIBOR走势,大家都认为很公平。
银行有充分研究能力认为LIBOR会涨上去。其操作为,五年利息银行一次支付给客户,当然有很多支付细节,但总体上支付5%,双方对赌——如果在未来5年当中,LIBOR低于4%的话,第二年开始,银行另外再支付3%,如果高于4%,银行就不支付,但现在的情况是,LIBOR已到了5%左右;但是如果按正常情况,客户5年可拿到20%左右的利息,可现在客户只拿到5%,而且美元还被锁定。
最终结果是,“得利宝”套牢了许多人。 事实上,银行在LIBOR上涨过程中已得到很大利益,分一部分给客户也无损皮毛,但因为客户与银行不是利益共同体,银行袖手旁观,投资者有苦难言。 “而从另一角度看,投资者连交行都赌不过,又怎么会赌得过花旗呢?”顾直言,“应该说我国的外币资产理财渠道还是比较窄;眼光所及,美元或其他外币似乎没有其他方法能够达到3%以上的回报。
而银行推出这种理财方式,有些人就想既然利息那么少,冒冒风险也无妨。” 但这种冒险背后的“陷阱”却非一般投资者能看清。在中国银行总行衍生产品交易员郭兴义博士看来,外汇理财产品的结构风险是投资者最难辨别的。诸如,银行预先设定一个价格波动区间,当实际价格落在这个区间内投资者可获得收益,而普通投资者在不熟悉外汇市场走势的情况下购买则很可能会吃亏。
包括像欧元一样的强势货币,到期后却以其他货币归还本金,届时投资者更需预先了解各种货币走势,否则强势外币投资期满后被变成其他弱势货币,易造成投资收益缩水。尤其是汇率风险,投资者难以驾驭。 此外,外汇买卖风险很大,投资者必须面对备选货币波动的风险,而最初存入的本金可能会因备选货币的贬值而蒙受重大损失。
“类似这种与期权挂钩的理财产品,投资者大多赔得一塌糊涂;不过,这并非花旗银行的做法,而是香港人的做法,因很多国内分行按照香港模式建立,只是推销产品。”另一位资深市场人士说。 该市场人士表示,最大风险在于,相当于期权的产品,投资者买的只是权力,但交割的时候得拿出真实的资金,损失就出来。
而银行承诺6%或9%的赢利,多半投资无法符合条件。比如,银行选择某种挂钩外币,而汇率是浮动汇率,然后设一个观察窗口或点位区间,在此范围内,银行兑现,如果不是,连利息也不会给。 在他看来,我国的外汇理财产品呈单一性、同质化;很多银行推出的都是类似产品。
像其手中的单子,很多都是3个月、5个月理财产品,只保本金,其他都不保。 瑞士银行北京分行有关人士指出,瑞士银行推出的理财产品也多为这种结构性存款,即将固定收益与外汇期权交易相结合。但肯定的是,就像做期权存在的风险一样,外汇理财风险是难以避免的。
但产品本身没有问题,关键在于什么产品适合什么投资者,由其操作什么产品合适而已,如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包括投资回报要求、对产品的认识程度、自身财务状况等需要综合考虑。 表面上看起来,做外汇理财产品是在与银行对赌,其实不然,银行只是为客户提供了一个平台。
毕竟现在还只是理财市场初级阶段,难免产品同质化。至于操作层面的技术问题,还在于客户对外汇市场的认知程度,看对了,也就挣了,跟错了,那就得承担风险,因为银行有约在先,而你又与银行签下协议。 往往是客户赔钱的同时,银行却在盈利。究其原因,对结构性外汇理财产品而言,客户与银行并不是利益共同体,双方在对赌某种汇率的走势。
因此现实情况很可能是投资者赔得有苦难言,银行却袖手旁观,外汇理财赔钱风险的核心正在于此。 背景 自2003年7月,花旗银行在国内首推“优利账户”以来。2004年2月4日,银监会颁布了《金融机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各家银行必须重新获得银监会的批准才能从事衍生产品业务,而结构性外汇理财就是各家银行的衍生品业务的主要内容。
目前,各家银行的结构性外汇理财产品主要分为与货币挂钩和与汇率挂钩两类,各家银行通常都会告诉客户结构性外汇理财的三大投资优势:本金保证、更高投资回报、多种货币选择,而很少会提醒客户其中的风险。 。 连交行都赌不过,又怎能和花旗玩呢?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北京市民尹刚身上。去年10月,尹刚在花旗银行北京分行购买了“优利账户”,8个月里让尹刚的10万美元损失掉了100美元。 本来以为稳赚不赔的外汇理财也会亏本,与尹刚一样钟情外汇理财的投资者倍感困惑:是外汇理财风险太大,还是落进了一个“技术性”陷阱? 亏本原因 在人民币利率、汇率改革之后,各大银行纷纷推出各自的外汇理财产品,这其中也包括一些在华的外资银行。
与人民币理财稳赚不赔所不同的是,外资银行的外汇理财虽然承诺是盈利产品,但是考虑到不同货币之间的汇率波动之后,最后赔钱倒是常事。花旗的“优利账户”和交行的“得利宝”都可能如此。 “虽说承诺是盈利产品,但我还是赔了。”尹刚对外抱怨说。 “头几期确有回报,但后来他见势不妙,连续亏损,便坚持于今年5月撤出,其结果是亏了100多美元。
”接近尹刚的人士表示,尹刚在投资“优利”账户时与花旗做过一个风险承受能力的测试答卷,并签有“如有亏损,自己承担风险,不找银行麻烦”的保证书。 “我们都觉得这位客户有些奇怪,他前几期分明是挣钱的。”9月6日,花旗银行北京分行一位业务主任A女士表示,尹刚亏本的原因在于,未听理财顾问的劝告,急于在手持货币点位最低之时兑换成其他货币。
据A女士介绍,优利的具体运作程序是,最低交易金额25000美元;首先选择“基本货币”,即初始存款货币,如美元,然后同时选择“备选货币”,即另一种到期有机会获益的货币,如澳元等,那样便有机会额外享受高达8%的年回报率。如果银行与客户预先协定一个澳元对美元的挂钩汇率,假设为0。
6445,期限1个月,于是,除了美元定期存款年利率0。25%外,还将额外享受按年率计算为8%的期权收益率。不过,期权收益率会受所选择的基本货币、备选货币、挂钩汇率、期限等因素影响而上下浮动。 她解释说,做“优利”就像在做一笔外汇定期存款的同时,向银行卖出一个外汇货币期权,等于将权力卖给银行,银行为之支付一定的期权费,同时为客户选择另一种货币挂钩;如果设定的期限是1个月,那么1个月以后,银行就有权将客户的货币以本金形式还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货币去支付。
届时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将收益与本金以美元形式支付,另一种是把本金加收益,按协商好的挂钩汇率以欧元形式支付;倘若以欧元形式支付,可能出现的外汇行情是欧元上涨或下跌,如果欧元一路下跌,但客户又急需美元,客户便以当时的汇市牌价把欧元换成美元,账面便会出现亏损;而那位姓尹的客户就是这种情况。
“我们一直建议他继续持有,因为前段时间——今年5月份,尹先生想把加元换掉,而那时的加元走势在1。23—1。24位置,正是行情最差之时,如果他能等到现在兑换,位置在1。18,非但不会赔,反而会挣不少。”A女士称。 赢利逻辑 目前,汇率的风险正在加大,那么“优利”的盈利逻辑又在哪里? 花旗银行北京分行另一位人士的看法是,该客户的风险承受能力较小。
优利要求的技术含量比较高,激进的客户甚至可能挂零点(如果以约定时间的欧元/美元汇率为基准汇率,以基准汇率上下加减500点构成挂钩区间),而保守的客户多半会挂300点。是否赔钱,还取决于执行与否,执行时变成欧元并不可怕,但如果非得换回美元,肯定就会赔钱;反之,若将货币停在账面上反挂,等点位回涨再买回美元,又会赢利。
总之,优利得结合实盘操作,如何挂点位——即预先确定两种货币之间的挂购汇率,其技巧性极强。 该人士表示,如果客户特别了解外汇市场,甚至还具备一定的操作技巧,还可以加入到实际操作当中,与理财顾问并肩作战。 A女士补充说,做之前,银行会提醒客户有外汇汇率风险,而且还有一个风险测试,测试后适合才做“优利”。
赢利与否取决于做多久,如果以一两个月来算,赔的几率会多一些;现在我们会问客户具体做多久,若只做一两个月,便建议不要做;虽说“优利”是短期理财产品,客户如果能做一两年的话,完全可以看到账面上的赢利。 而优利并没有固定收益。根本区别在于客户的风险承受能力,如果承受能力高,其收益会较大,具体多少则根据市场行情,每天都不一样,有时上、下午都有区别。
而收益的差别在于此产品可挂钩上下浮动500个点的区间。 她说,像我们会设定防线——防止被换成其他货中的界线;客户比较激进的,愿意挂50点水平左右的货币,很容易就换成其他货币,那么其收益就特别高,50个点的收益可能是10%,而另一客户挂200点的,可能收益只有6%,还有挂500点的保守客户;一般而言上下波动500个点的货币不是很多,换成其他货币的可能性就很小,也许收益就只有2%而已——风险与收益成正比。
“对赌”的风险 “其实,目前市场上不少外汇理财产品都将客户收益率与市场状况挂钩,如与利率、LIBOR(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汇率等挂钩。”美联融通投资顾问公司副总经理顾灿奇说。 他认为,“优利”属于结构性外汇产品,与交通银行之前推出的外汇理财产品“得利宝”颇为相似:优利是客户与银行对赌挂钩汇率波幅,得利宝是银行与客户对赌LIBOR走势,大家都认为很公平。
银行有充分研究能力认为LIBOR会涨上去。其操作为,五年利息银行一次支付给客户,当然有很多支付细节,但总体上支付5%,双方对赌——如果在未来5年当中,LIBOR低于4%的话,第二年开始,银行另外再支付3%,如果高于4%,银行就不支付,但现在的情况是,LIBOR已到了5%左右;但是如果按正常情况,客户5年可拿到20%左右的利息,可现在客户只拿到5%,而且美元还被锁定。
最终结果是,“得利宝”套牢了许多人。 事实上,银行在LIBOR上涨过程中已得到很大利益,分一部分给客户也无损皮毛,但因为客户与银行不是利益共同体,银行袖手旁观,投资者有苦难言。 “而从另一角度看,投资者连交行都赌不过,又怎么会赌得过花旗呢?”顾直言,“应该说我国的外币资产理财渠道还是比较窄;眼光所及,美元或其他外币似乎没有其他方法能够达到3%以上的回报。
而银行推出这种理财方式,有些人就想既然利息那么少,冒冒风险也无妨。” 但这种冒险背后的“陷阱”却非一般投资者能看清。在中国银行总行衍生产品交易员郭兴义博士看来,外汇理财产品的结构风险是投资者最难辨别的。诸如,银行预先设定一个价格波动区间,当实际价格落在这个区间内投资者可获得收益,而普通投资者在不熟悉外汇市场走势的情况下购买则很可能会吃亏。
包括像欧元一样的强势货币,到期后却以其他货币归还本金,届时投资者更需预先了解各种货币走势,否则强势外币投资期满后被变成其他弱势货币,易造成投资收益缩水。尤其是汇率风险,投资者难以驾驭。 此外,外汇买卖风险很大,投资者必须面对备选货币波动的风险,而最初存入的本金可能会因备选货币的贬值而蒙受重大损失。
“类似这种与期权挂钩的理财产品,投资者大多赔得一塌糊涂;不过,这并非花旗银行的做法,而是香港人的做法,因很多国内分行按照香港模式建立,只是推销产品。”另一位资深市场人士说。 该市场人士表示,最大风险在于,相当于期权的产品,投资者买的只是权力,但交割的时候得拿出真实的资金,损失就出来。
而银行承诺6%或9%的赢利,多半投资无法符合条件。比如,银行选择某种挂钩外币,而汇率是浮动汇率,然后设一个观察窗口或点位区间,在此范围内,银行兑现,如果不是,连利息也不会给。 在他看来,我国的外汇理财产品呈单一性、同质化;很多银行推出的都是类似产品。
像其手中的单子,很多都是3个月、5个月理财产品,只保本金,其他都不保。 瑞士银行北京分行有关人士指出,瑞士银行推出的理财产品也多为这种结构性存款,即将固定收益与外汇期权交易相结合。但肯定的是,就像做期权存在的风险一样,外汇理财风险是难以避免的。
但产品本身没有问题,关键在于什么产品适合什么投资者,由其操作什么产品合适而已,如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包括投资回报要求、对产品的认识程度、自身财务状况等需要综合考虑。 表面上看起来,做外汇理财产品是在与银行对赌,其实不然,银行只是为客户提供了一个平台。
毕竟现在还只是理财市场初级阶段,难免产品同质化。至于操作层面的技术问题,还在于客户对外汇市场的认知程度,看对了,也就挣了,跟错了,那就得承担风险,因为银行有约在先,而你又与银行签下协议。 往往是客户赔钱的同时,银行却在盈利。究其原因,对结构性外汇理财产品而言,客户与银行并不是利益共同体,双方在对赌某种汇率的走势。
因此现实情况很可能是投资者赔得有苦难言,银行却袖手旁观,外汇理财赔钱风险的核心正在于此。 背景 自2003年7月,花旗银行在国内首推“优利账户”以来。2004年2月4日,银监会颁布了《金融机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各家银行必须重新获得银监会的批准才能从事衍生产品业务,而结构性外汇理财就是各家银行的衍生品业务的主要内容。
目前,各家银行的结构性外汇理财产品主要分为与货币挂钩和与汇率挂钩两类,各家银行通常都会告诉客户结构性外汇理财的三大投资优势:本金保证、更高投资回报、多种货币选择,而很少会提醒客户其中的风险。 。 外汇理财也会亏本 风险太大还是落进技术性陷阱 是的 连交行都赌不过,又怎能和花旗玩呢?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北京市民尹刚身上。去年10月,尹刚在花旗银行北京分行购买了“优利账户”,8个月里让尹刚的10万美元损失掉了100美元。   本来以为稳赚不赔的外汇理财也会亏本,与尹刚一样钟情外汇理财的投资者倍感困惑:是外汇理财风险太大,还是落进了一个“技术性”陷阱?   亏本原因   在人民币利率、汇率改革之后,各大银行纷纷推出各自的外汇理财产品,这其中也包括一些在华的外资银行。
与人民币理财稳赚不赔所不同的是,外资银行的外汇理财虽然承诺是盈利产品,但是考虑到不同货币之间的汇率波动之后,最后赔钱倒是常事。花旗的“优利账户”和交行的“得利宝”都可能如此。   “虽说承诺是盈利产品,但我还是赔了。”尹刚对外抱怨说。
  “头几期确有回报,但后来他见势不妙,连续亏损,便坚持于今年5月撤出,其结果是亏了100多美元。”接近尹刚的人士表示,尹刚在投资“优利”账户时与花旗做过一个风险承受能力的测试答卷,并签有“如有亏损,自己承担风险,不找银行麻烦”的保证书。
  “我们都觉得这位客户有些奇怪,他前几期分明是挣钱的。”9月6日,花旗银行北京分行一位业务主任A女士表示,尹刚亏本的原因在于,未听理财顾问的劝告,急于在手持货币点位最低之时兑换成其他货币。   据A女士介绍,优利的具体运作程序是,最低交易金额25000美元;首先选择“基本货币”,即初始存款货币,如美元,然后同时选择“备选货币”,即另一种到期有机会获益的货币,如澳元等,那样便有机会额外享受高达8%的年回报率。
如果银行与客户预先协定一个澳元对美元的挂钩汇率,假设为0。6445,期限1个月,于是,除了美元定期存款年利率0。25%外,还将额外享受按年率计算为8%的期权收益率。不过,期权收益率会受所选择的基本货币、备选货币、挂钩汇率、期限等因素影响而上下浮动。
  她解释说,做“优利”就像在做一笔外汇定期存款的同时,向银行卖出一个外汇货币期权,等于将权力卖给银行,银行为之支付一定的期权费,同时为客户选择另一种货币挂钩;如果设定的期限是1个月,那么1个月以后,银行就有权将客户的货币以本金形式还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货币去支付。
届时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将收益与本金以美元形式支付,另一种是把本金加收益,按协商好的挂钩汇率以欧元形式支付;倘若以欧元形式支付,可能出现的外汇行情是欧元上涨或下跌,如果欧元一路下跌,但客户又急需美元,客户便以当时的汇市牌价把欧元换成美元,账面便会出现亏损;而那位姓尹的客户就是这种情况。
  “我们一直建议他继续持有,因为前段时间——今年5月份,尹先生想把加元换掉,而那时的加元走势在1。23—1。24位置,正是行情最差之时,如果他能等到现在兑换,位置在1。18,非但不会赔,反而会挣不少。”A女士称。   赢利逻辑   目前,汇率的风险正在加大,那么“优利”的盈利逻辑又在哪里?   花旗银行北京分行另一位人士的看法是,该客户的风险承受能力较小。
优利要求的技术含量比较高,激进的客户甚至可能挂零点(如果以约定时间的欧元/美元汇率为基准汇率,以基准汇率上下加减500点构成挂钩区间),而保守的客户多半会挂300点。是否赔钱,还取决于执行与否,执行时变成欧元并不可怕,但如果非得换回美元,肯定就会赔钱;反之,若将货币停在账面上反挂,等点位回涨再买回美元,又会赢利。
总之,优利得结合实盘操作,如何挂点位——即预先确定两种货币之间的挂购汇率,其技巧性极强。   该人士表示,如果客户特别了解外汇市场,甚至还具备一定的操作技巧,还可以加入到实际操作当中,与理财顾问并肩作战。   A女士补充说,做之前,银行会提醒客户有外汇汇率风险,而且还有一个风险测试,测试后适合才做“优利”。
赢利与否取决于做多久,如果以一两个月来算,赔的几率会多一些;现在我们会问客户具体做多久,若只做一两个月,便建议不要做;虽说“优利”是短期理财产品,客户如果能做一两年的话,完全可以看到账面上的赢利。   而优利并没有固定收益。根本区别在于客户的风险承受能力,如果承受能力高,其收益会较大,具体多少则根据市场行情,每天都不一样,有时上、下午都有区别。
而收益的差别在于此产品可挂钩上下浮动500个点的区间。   她说,像我们会设定防线——防止被换成其他货中的界线;客户比较激进的,愿意挂50点水平左右的货币,很容易就换成其他货币,那么其收益就特别高,50个点的收益可能是10%,而另一客户挂200点的,可能收益只有6%,还有挂500点的保守客户;一般而言上下波动500个点的货币不是很多,换成其他货币的可能性就很小,也许收益就只有2%而已——风险与收益成正比。
  “对赌”的风险   “其实,目前市场上不少外汇理财产品都将客户收益率与市场状况挂钩,如与利率、LIBOR(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汇率等挂钩。”美联融通投资顾问公司副总经理顾灿奇说。   他认为,“优利”属于结构性外汇产品,与交通银行之前推出的外汇理财产品“得利宝”颇为相似:优利是客户与银行对赌挂钩汇率波幅,得利宝是银行与客户对赌LIBOR走势,大家都认为很公平。
银行有充分研究能力认为LIBOR会涨上去。其操作为,五年利息银行一次支付给客户,当然有很多支付细节,但总体上支付5%,双方对赌——如果在未来5年当中,LIBOR低于4%的话,第二年开始,银行另外再支付3%,如果高于4%,银行就不支付,但现在的情况是,LIBOR已到了5%左右;但是如果按正常情况,客户5年可拿到20%左右的利息,可现在客户只拿到5%,而且美元还被锁定。
  最终结果是,“得利宝”套牢了许多人。   事实上,银行在LIBOR上涨过程中已得到很大利益,分一部分给客户也无损皮毛,但因为客户与银行不是利益共同体,银行袖手旁观,投资者有苦难言。   “而从另一角度看,投资者连交行都赌不过,又怎么会赌得过花旗呢?”顾直言,“应该说我国的外币资产理财渠道还是比较窄;眼光所及,美元或其他外币似乎没有其他方法能够达到3%以上的回报。
而银行推出这种理财方式,有些人就想既然利息那么少,冒冒风险也无妨。”   但这种冒险背后的“陷阱”却非一般投资者能看清。在中国银行总行衍生产品交易员郭兴义博士看来,外汇理财产品的结构风险是投资者最难辨别的。诸如,银行预先设定一个价格波动区间,当实际价格落在这个区间内投资者可获得收益,而普通投资者在不熟悉外汇市场走势的情况下购买则很可能会吃亏。
  包括像欧元一样的强势货币,到期后却以其他货币归还本金,届时投资者更需预先了解各种货币走势,否则强势外币投资期满后被变成其他弱势货币,易造成投资收益缩水。尤其是汇率风险,投资者难以驾驭。   此外,外汇买卖风险很大,投资者必须面对备选货币波动的风险,而最初存入的本金可能会因备选货币的贬值而蒙受重大损失。
  “类似这种与期权挂钩的理财产品,投资者大多赔得一塌糊涂;不过,这并非花旗银行的做法,而是香港人的做法,因很多国内分行按照香港模式建立,只是推销产品。”另一位资深市场人士说。   该市场人士表示,最大风险在于,相当于期权的产品,投资者买的只是权力,但交割的时候得拿出真实的资金,损失就出来。
而银行承诺6%或9%的赢利,多半投资无法符合条件。比如,银行选择某种挂钩外币,而汇率是浮动汇率,然后设一个观察窗口或点位区间,在此范围内,银行兑现,如果不是,连利息也不会给。   在他看来,我国的外汇理财产品呈单一性、同质化;很多银行推出的都是类似产品。
像其手中的单子,很多都是3个月、5个月理财产品,只保本金,其他都不保。   瑞士银行北京分行有关人士指出,瑞士银行推出的理财产品也多为这种结构性存款,即将固定收益与外汇期权交易相结合。但肯定的是,就像做期权存在的风险一样,外汇理财风险是难以避免的。
但产品本身没有问题,关键在于什么产品适合什么投资者,由其操作什么产品合适而已,如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包括投资回报要求、对产品的认识程度、自身财务状况等需要综合考虑。   表面上看起来,做外汇理财产品是在与银行对赌,其实不然,银行只是为客户提供了一个平台。
毕竟现在还只是理财市场初级阶段,难免产品同质化。至于操作层面的技术问题,还在于客户对外汇市场的认知程度,看对了,也就挣了,跟错了,那就得承担风险,因为银行有约在先,而你又与银行签下协议。   往往是客户赔钱的同时,银行却在盈利。究其原因,对结构性外汇理财产品而言,客户与银行并不是利益共同体,双方在对赌某种汇率的走势。
因此现实情况很可能是投资者赔得有苦难言,银行却袖手旁观,外汇理财赔钱风险的核心正在于此。   背景   自2003年7月,花旗银行在国内首推“优利账户”以来。2004年2月4日,银监会颁布了《金融机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各家银行必须重新获得银监会的批准才能从事衍生产品业务,而结构性外汇理财就是各家银行的衍生品业务的主要内容。
目前,各家银行的结构性外汇理财产品主要分为与货币挂钩和与汇率挂钩两类,各家银行通常都会告诉客户结构性外汇理财的三大投资优势:本金保证、更高投资回报、多种货币选择,而很少会提醒客户其中的风险。 。 连交行都赌不过,又怎能和花旗玩呢?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北京市民尹刚身上。去年10月,尹刚在花旗银行北京分行购买了“优利账户”,8个月里让尹刚的10万美元损失掉了100美元。 本来以为稳赚不赔的外汇理财也会亏本,与尹刚一样钟情外汇理财的投资者倍感困惑:是外汇理财风险太大,还是落进了一个“技术性”陷阱? 亏本原因 在人民币利率、汇率改革之后,各大银行纷纷推出各自的外汇理财产品,这其中也包括一些在华的外资银行。
与人民币理财稳赚不赔所不同的是,外资银行的外汇理财虽然承诺是盈利产品,但是考虑到不同货币之间的汇率波动之后,最后赔钱倒是常事。花旗的“优利账户”和交行的“得利宝”都可能如此。 “虽说承诺是盈利产品,但我还是赔了。”尹刚对外抱怨说。 “头几期确有回报,但后来他见势不妙,连续亏损,便坚持于今年5月撤出,其结果是亏了100多美元。
”接近尹刚的人士表示,尹刚在投资“优利”账户时与花旗做过一个风险承受能力的测试答卷,并签有“如有亏损,自己承担风险,不找银行麻烦”的保证书。 “我们都觉得这位客户有些奇怪,他前几期分明是挣钱的。”9月6日,花旗银行北京分行一位业务主任A女士表示,尹刚亏本的原因在于,未听理财顾问的劝告,急于在手持货币点位最低之时兑换成其他货币。
据A女士介绍,优利的具体运作程序是,最低交易金额25000美元;首先选择“基本货币”,即初始存款货币,如美元,然后同时选择“备选货币”,即另一种到期有机会获益的货币,如澳元等,那样便有机会额外享受高达8%的年回报率。如果银行与客户预先协定一个澳元对美元的挂钩汇率,假设为0。
6445,期限1个月,于是,除了美元定期存款年利率0。25%外,还将额外享受按年率计算为8%的期权收益率。不过,期权收益率会受所选择的基本货币、备选货币、挂钩汇率、期限等因素影响而上下浮动。 她解释说,做“优利”就像在做一笔外汇定期存款的同时,向银行卖出一个外汇货币期权,等于将权力卖给银行,银行为之支付一定的期权费,同时为客户选择另一种货币挂钩;如果设定的期限是1个月,那么1个月以后,银行就有权将客户的货币以本金形式还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货币去支付。
届时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将收益与本金以美元形式支付,另一种是把本金加收益,按协商好的挂钩汇率以欧元形式支付;倘若以欧元形式支付,可能出现的外汇行情是欧元上涨或下跌,如果欧元一路下跌,但客户又急需美元,客户便以当时的汇市牌价把欧元换成美元,账面便会出现亏损;而那位姓尹的客户就是这种情况。
“我们一直建议他继续持有,因为前段时间——今年5月份,尹先生想把加元换掉,而那时的加元走势在1。23—1。24位置,正是行情最差之时,如果他能等到现在兑换,位置在1。18,非但不会赔,反而会挣不少。”A女士称。 赢利逻辑 目前,汇率的风险正在加大,那么“优利”的盈利逻辑又在哪里? 花旗银行北京分行另一位人士的看法是,该客户的风险承受能力较小。
优利要求的技术含量比较高,激进的客户甚至可能挂零点(如果以约定时间的欧元/美元汇率为基准汇率,以基准汇率上下加减500点构成挂钩区间),而保守的客户多半会挂300点。是否赔钱,还取决于执行与否,执行时变成欧元并不可怕,但如果非得换回美元,肯定就会赔钱;反之,若将货币停在账面上反挂,等点位回涨再买回美元,又会赢利。
总之,优利得结合实盘操作,如何挂点位——即预先确定两种货币之间的挂购汇率,其技巧性极强。 该人士表示,如果客户特别了解外汇市场,甚至还具备一定的操作技巧,还可以加入到实际操作当中,与理财顾问并肩作战。 A女士补充说,做之前,银行会提醒客户有外汇汇率风险,而且还有一个风险测试,测试后适合才做“优利”。
赢利与否取决于做多久,如果以一两个月来算,赔的几率会多一些;现在我们会问客户具体做多久,若只做一两个月,便建议不要做;虽说“优利”是短期理财产品,客户如果能做一两年的话,完全可以看到账面上的赢利。 而优利并没有固定收益。根本区别在于客户的风险承受能力,如果承受能力高,其收益会较大,具体多少则根据市场行情,每天都不一样,有时上、下午都有区别。
而收益的差别在于此产品可挂钩上下浮动500个点的区间。 她说,像我们会设定防线——防止被换成其他货中的界线;客户比较激进的,愿意挂50点水平左右的货币,很容易就换成其他货币,那么其收益就特别高,50个点的收益可能是10%,而另一客户挂200点的,可能收益只有6%,还有挂500点的保守客户;一般而言上下波动500个点的货币不是很多,换成其他货币的可能性就很小,也许收益就只有2%而已——风险与收益成正比。
“对赌”的风险 “其实,目前市场上不少外汇理财产品都将客户收益率与市场状况挂钩,如与利率、LIBOR(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汇率等挂钩。”美联融通投资顾问公司副总经理顾灿奇说。 他认为,“优利”属于结构性外汇产品,与交通银行之前推出的外汇理财产品“得利宝”颇为相似:优利是客户与银行对赌挂钩汇率波幅,得利宝是银行与客户对赌LIBOR走势,大家都认为很公平。
银行有充分研究能力认为LIBOR会涨上去。其操作为,五年利息银行一次支付给客户,当然有很多支付细节,但总体上支付5%,双方对赌——如果在未来5年当中,LIBOR低于4%的话,第二年开始,银行另外再支付3%,如果高于4%,银行就不支付,但现在的情况是,LIBOR已到了5%左右;但是如果按正常情况,客户5年可拿到20%左右的利息,可现在客户只拿到5%,而且美元还被锁定。
最终结果是,“得利宝”套牢了许多人。 事实上,银行在LIBOR上涨过程中已得到很大利益,分一部分给客户也无损皮毛,但因为客户与银行不是利益共同体,银行袖手旁观,投资者有苦难言。 “而从另一角度看,投资者连交行都赌不过,又怎么会赌得过花旗呢?”顾直言,“应该说我国的外币资产理财渠道还是比较窄;眼光所及,美元或其他外币似乎没有其他方法能够达到3%以上的回报。
而银行推出这种理财方式,有些人就想既然利息那么少,冒冒风险也无妨。” 但这种冒险背后的“陷阱”却非一般投资者能看清。在中国银行总行衍生产品交易员郭兴义博士看来,外汇理财产品的结构风险是投资者最难辨别的。诸如,银行预先设定一个价格波动区间,当实际价格落在这个区间内投资者可获得收益,而普通投资者在不熟悉外汇市场走势的情况下购买则很可能会吃亏。
包括像欧元一样的强势货币,到期后却以其他货币归还本金,届时投资者更需预先了解各种货币走势,否则强势外币投资期满后被变成其他弱势货币,易造成投资收益缩水。尤其是汇率风险,投资者难以驾驭。 此外,外汇买卖风险很大,投资者必须面对备选货币波动的风险,而最初存入的本金可能会因备选货币的贬值而蒙受重大损失。
“类似这种与期权挂钩的理财产品,投资者大多赔得一塌糊涂;不过,这并非花旗银行的做法,而是香港人的做法,因很多国内分行按照香港模式建立,只是推销产品。”另一位资深市场人士说。 该市场人士表示,最大风险在于,相当于期权的产品,投资者买的只是权力,但交割的时候得拿出真实的资金,损失就出来。
而银行承诺6%或9%的赢利,多半投资无法符合条件。比如,银行选择某种挂钩外币,而汇率是浮动汇率,然后设一个观察窗口或点位区间,在此范围内,银行兑现,如果不是,连利息也不会给。 在他看来,我国的外汇理财产品呈单一性、同质化;很多银行推出的都是类似产品。
像其手中的单子,很多都是3个月、5个月理财产品,只保本金,其他都不保。 瑞士银行北京分行有关人士指出,瑞士银行推出的理财产品也多为这种结构性存款,即将固定收益与外汇期权交易相结合。但肯定的是,就像做期权存在的风险一样,外汇理财风险是难以避免的。
但产品本身没有问题,关键在于什么产品适合什么投资者,由其操作什么产品合适而已,如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包括投资回报要求、对产品的认识程度、自身财务状况等需要综合考虑。 表面上看起来,做外汇理财产品是在与银行对赌,其实不然,银行只是为客户提供了一个平台。
毕竟现在还只是理财市场初级阶段,难免产品同质化。至于操作层面的技术问题,还在于客户对外汇市场的认知程度,看对了,也就挣了,跟错了,那就得承担风险,因为银行有约在先,而你又与银行签下协议。 往往是客户赔钱的同时,银行却在盈利。究其原因,对结构性外汇理财产品而言,客户与银行并不是利益共同体,双方在对赌某种汇率的走势。
因此现实情况很可能是投资者赔得有苦难言,银行却袖手旁观,外汇理财赔钱风险的核心正在于此。 背景 自2003年7月,花旗银行在国内首推“优利账户”以来。2004年2月4日,银监会颁布了《金融机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各家银行必须重新获得银监会的批准才能从事衍生产品业务,而结构性外汇理财就是各家银行的衍生品业务的主要内容。
目前,各家银行的结构性外汇理财产品主要分为与货币挂钩和与汇率挂钩两类,各家银行通常都会告诉客户结构性外汇理财的三大投资优势:本金保证、更高投资回报、多种货币选择,而很少会提醒客户其中的风险。 。请各位赐教,谢谢! 还是建议换美圆!! 1.美圆正在涨! 2.人民币是跟美圆挂钩的,无所谓 涨和跌! 3.是直盘,成本最少! 先拿着.6月1日以后看看人民币的动态再说. 英镑 日元 欧元把,欧元比较好 日,欧都在低位,可以考虑.等涨了换回美元或人民币. 人民币有升值的趋势,如果你不做外汇宝,还是存人民币比较好。我前两天把日元兑换成了人民币,我无意中进入了你们的网站,也想加入到你们的行列,请问把人民币兑换成外币可不可以?如何兑换?我要办什么手续才能加入你们呢? 到现在为止,人民币还不是自由兑换货币。你到银行凭个人证件就可将日元(包括其它货币)兑换成人民币,但要再换回去,就不是那么容易了。除非你要出国留学或旅游,凭出国签证或其它证明文件,才能用人民币换银行所规定金额的外汇。否则除非到黑市去,这是另一回事了。 去中国银行换. 去黑市,小心!! 在黑市换 官方途径只有凭出国证明去银行兑换,出国时间在三个月以下可兑换3000美圆 非官方就是去中行(特别是中行雅宝路支行),那里有很多生活在中国的老外长去用外币兑换人民币,这个方法比黑市安全,不过最好还是用彼此将现金存入以对方名义开立的帐户中的方法,这样交现金交易安全 到黑市去换,比在银行换要合算,但是为了不收假币,建议你先在银行开个户,叫那换的人直接存入银行,这样又可以便宜,又保险。 正当的渠道有两条,你有亲朋在国外或你去香港旅游,你就有了;要么去黑市换. 在银行要是有熟人的话也可以直接用人民币兑换外币,当然,要等机会。但是现在外汇存款利率较低,只有外汇理财才划算。 黑市可以兑换,但小心被骗。 人民币在那里到处都能换到,现在的比价是1:4.旅行社给的价格.带美金也可以,其实差不了多少!出国带点美金,方便.东南亚各国都认人民币. 楼上的所言极是,我刚从那回来,一上旅游车,导游就会给换1000人民币的,按1:4.2,离开是,没有花完的仍以这个汇率换回人民币.小的花费基本就够了,大的可以刷银联卡,很方便的. 去泰国基本上不用携带外汇,首先,现在的人民币还是十分坚挺的,泰国的很多地方都可以直接使用人民币,尤其是和旅游团出去时的免税商店. 其次,现在银行人民币兑换泰铢的汇率大约是1:3.9,但是泰国的旅行社会以1:4.2左右的汇率兑换给游客,这点还是不错的.如果兑换的钱没用完,还能再以这个汇率换回来.而银行就不行了~最后,如果你要在那买些贵重的东西,如泰国的宝石,鳄鱼皮制品等你可以携带中国的银联卡,在东南亚的几个国家,都可以使用它,而且,刷卡的汇率接近1:4.4.这样更加划算! 人民币就行 人民币在那里到处都能换到 我认为还是有必要在这边换一点,如果每个人都抱有去那边换,你不一定可以换到想要的数目,而且换的不一定有国内的多.当然也不要换的太多,自己要估算一下.3月回来时候人民币换泰币还是1:5 ,现在就不知道了.无论换什么,关键是你购物的时候可以支付就行. 旅途愉快! 不用换了,在机场到达后,还没有进移民局的海关旁边有换汇的,一般是人民币:泰铢 1:4 另外 中国银联 标志的 信用卡、借记卡都可以直接率卡!非常方便!请问欧元换人民币的汇率是按外汇牌价中的现钞买入价还是现汇买入价?我手里有一些欧元,想兑换成人民币,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才合适?想看看现在的外汇牌价,不知道是按网上公布的现汇买入价还是现钞买入价?钱不是很多,想最近换.这是第一次换,不太懂,还想问问有没有什么要注意的问题,请大家指教. 1.存折上有注明是钞还是汇,看一下. 2.如不急,可等等,欧元3月有可能升息,汇率会有提高. 3.你是结汇,不用看汇率,要看银行的外汇牌价. 4.我的共享资料里有"结汇须选择银行",可看一下,能相差不少钱. 从国外寄回来的,一般就是“现汇”,而不是“现钞”,除非是从国外寄来的欧元钞票。 另外,你的存折上一般也显示是“钞”还是“汇”。再看一下。 现在换成人民币就可以,如果钱不多,换不换无所谓,反正你也不等着非要用这点钱不是吗。 “我手里有一些欧元”若是现钞兑换成人民币,看现钞买入价。到银行柜面交易是时点的牌价,和网上公布买入价稍微有点出入。 如果是现钞,就是看现钞买入价。现汇牌价是针对外汇的。 给你个中国的银行最新汇率参考价:    100日元兑人民币    钞买价:7.1467(人民币元)    汇买价:7.3006(人民币元)  银行卖出价:7.3593(人民币元) 日元:人民币=1:0.08 也就是100日元兑换8元人民币.把人民币换成美元,银行要怎么收费,是否是按兑换的多少来收的? 目前我国还不能人民币自由兑换的!只能把外汇兑换成人民币,不能把人民币兑换成外汇! 如果想要外汇,除了从国外汇往国内,其他都是不合法的行为,如果找外汇黄牛或地下钱庄,但都是不合法而且有风险的! 楼下的朋友们你们还真当完全放开啊,每人每年2W额度不是说你想去兑换就能兑换的,申请购汇要有用途的,你们还是好好去细啃下外管局下发的文吧. 如果你是自费出境学习学费、生活费、出境旅游、商务考察、探亲会亲、境外就医、朝觐、境外培训、被聘工作、国际交流、出境定居、外派劳务、境外邮购费用、缴纳国际组织会费、境外直系亲属救助、境外咨询、其他服务贸易费用、货物贸易及相关费用等经常项目购汇;自费出境学习保证金购汇;缴纳境外国际组织会费;境外咨询;持信用卡在境外消费或支出的补购外汇等这些外汇用途其中任何种才可以凭证明材料去银行申请审核购汇,其他的还是不许的! 个人购汇业务现在外汇管理局已将此项业务放开,在额度上会有一定的控制,汇兑的手续费一般都包含在汇兑的价格里面,所以没有汇兑的手续费。 到银行兑换是不收费的,不论是人民币兑外币还是外币兑人民币。 在这项业务中,银行赚取的是买卖差价而不是手续费。 国家现在鼓励藏汇与民。从今年五一以后,居民只凭本人身份证到中、工、交等银行去买美圆,时时价,每人一年限两万。再多的话就的需要证明了,如果买完就直接汇出国的话,在中行凭本人身份证一次最多一万。银行是按现汇现钞卖出价把美元卖给你的,不再另收其它费用,因为买入卖出之间的差价就是银行的利润,你卖得越多银行的利润越大。几家银行多比较一下,它们的卖出价稍有不同。 这个到银行咨询一下不就行了吗?什么是个人外汇可终止理财产品?利息所得是否纳税?

郑重声明:本网站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标题:什么是个人外汇可终止理财产品?利息所得是否纳税?

标题链接:http://www.shangyelicai.cn/caizheng/nashui/11310.html

上一篇:上市公司分配红利为什么还要除权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


关注我们

    聚万商业理财
返回顶部